.

开放麦@阿涩

2022年5月31日

如果不是事先查了一些资料,我也很难想象 ‘内卷’ 这个词是由诸如康德这样的哲学家最早使用的。这个最早用来形容农业和文化发展的词如今成为年轻人的网络流行语,是否也表达了年轻人对于时代的一种焦虑和情绪泛滥呢?现在网络上 ‘996’ 这些形容工作状态的词很泛滥,虽然有人说这是 ‘卷’,但也有一些人享受这个过程,享受付出所带来的回报。相对的,‘躺平’ 就是消极的吗?我认为不是,其中还有更多复杂的、情绪化的东西。

对于某种声音的强化可能是一个时代的特征和属性,但不可否定的是,每个时代都有英雄。年轻人最大的特点就是他们还没有经历过很多事情,但最了不起的地方也是如此,他们还有着无限的可能。

Q:您认为去过 100 个以上的旅行者和一般旅行者相比有什么不同?

A:2014年我采访了美国 TCC(Traveler Century Club)百国俱乐部。这个俱乐部只有去过 100 个以上国家和地区的人才能加入,是把全世界的旅行家都聚在了一起。我在入会之后,也在这场 TCC60 周年的大会上认识了很多朋友。他们当中有些人真的能让你有一种耳目一新的感觉,对很多事情有着独到的看法、开放的心态。你能看到他们的出身、受到的教育,还有那种旅行带来的卓绝的见识带给他们的知识和智慧的光辉,说实话我当时就是接触了这群人,才决定一定要走遍全世界。

但是在这些人里,也有固执己见的人,仿佛去了 100 多个国家并没有让他们真正地了解什么东西,反而是在不断加强自己原本的观点。就好一些有钱人去非洲最顶级的营地旅行,一定要花钱去猎杀一头狮子,一定要用金钱去证明些什么东西一样。当然这只是很少数的人,但这也体现了两类人价值观的不同。

所以说,去过很多地方的确能让很多人有更卓绝的见识,但这也只是对大部分人来说。不断变换的环境对人的影响是因人而异的,只能说你见到的东西越多,受到触动的机会越多,但如果本质上没有醒悟的特质,那去过再多的地方可能也不会改变。

Q:有没有一些改变您认知的“里程碑”式的旅游经历,它带给您的认知改变是什么?

A:2001 年,我从外企离开以后,背包连续行游了欧亚 24 国。在旅途中当然了解到很多与平时生活不同的认知,比如英语中的“Bread”,在中东地区的意思就是“馕”,但它翻译成中文是“面包”。另外关于“内卷”,我也想到当时在路上学到的一句话“Insha’Allah”,译成中文是“如果真主愿意的话”,在阿拉伯语中应用在很多地方,有点儿“躺平”那个意思。

这次旅行改变了我对世界和人生的看法,我不想再过那种一眼就能看到 60 岁的样子的生活了。所以说毋庸置疑的,旅行会改变一个人的三观,你可能会在这个过程里了解到人生有很多偶然性,有很多你不能理解的地方,所以面对一些东西你就要学会顺其自然。

Q:现在年轻人很流行“辞职去旅行”“说走就走”这样的口号,您对这种做法怎么看?

A:一个年轻人会产生迷茫和焦虑,很有可能是因为自己受到的教育塑造出来的三观和现实世界的情况产生了冲突。我们回到旅行上来说,当你被孤零零地扔到世界上的某一个地方的时候,你或许会发现你之前对社会、政治甚至人类的认知轻而易举就被打破了,但这其实是很正常的。辞职去旅行,是一个“生存与生活”的博弈,这是很私人的选择,先生活还是先理想都可以。但我也必须要讲一个故事——一次我在土耳其观看科尼亚转舞的演出,场地来了一个欧美的“白发团”。演出开始 2 分钟后,很多“白发团”的老大爷就睡着了。不可避免的,人的年龄越大,好奇心和精力就会越有限。也许你财务自由了,但你的身体、思想甚至成见可能已经很难改变了,所以年轻人还是要在生存和生活之间寻求一个平衡吧。

Q:您对“网红打卡地”是怎么理解的?

A:首先,普罗泰戈拉曾经说过:人是衡量万物的尺子。在工作中,这些“网红”打卡地我是一定会去了解的,但它是否能够成为我心目中一个有价值的旅行目的地,还要根据我的知识和认知作出判断。其次,弗罗斯特有一首诗叫作“TheRoad Not Taken”,讲的就是当你面对两条分岔路的时候,你会怎么选择。这个决定取决于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敢于尝新?还是随大流?这是一种基于心境和勇气的选择。

Q:您想对正走在人生路上,有迷茫,也有期待的年轻人说些什么?

A: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年轻人犯错误连上帝都会原谅,因为不会有人同时具有年轻和年轻的知识。”我认为现在的年轻人已经很好了,即便容易有情绪,昂扬或是低落,但也没有关系。既然人生就是一种经历,那么就让它最大化的丰富、饱满、充盈就好。